当前位置:此域名可以出售健身郭晓冬郝蕾一张白人的脸,在中国三四线城市有多值钱?杭州到乌鲁木齐火车
郭晓冬郝蕾一张白人的脸,在中国三四线城市有多值钱?杭州到乌鲁木齐火车
2022-11-27

白猴子是指在中国的外国非专业演员。Yana 说:只要老外往那里一站,那就变了,就不是某个偏远山区房地产修的房子,那就是未来国际化的城市。

一个美国人在重庆拍了一部纪录片,叫《梦想帝国》。最近,这部记录片获得希腊塞萨洛尼基纪录片电影节的金奖。

导演大卫 · 博伦斯坦非常希望中国观众能够看到这部片子,然而有中国制片人告诉他:这部片子绝对跨线了,不可能会有中国公司引进这部片子。

这让大卫觉得很遗憾,也让很多中国人觉得遗憾。

(大卫)

【白猴子的生意】

这部纪录片以 2010 年至 2014 年西南房地产市场变迁为背景,讲述一个名叫 Yana 的白猴子经纪人的故事。

白猴子是指在中国的外国非专业演员。此类演员只需要一张西方人的面孔(特别是好看的)即可。

他们的存在,是为了让人信假为真。他们会根据商家的要求,今天成为著名单簧管乐手,明天成为美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,后天成为知名建筑工程师。哪怕他们只需要拿着单簧管装装样子,没有念过大学,压根不懂建筑。

他们每参加一次 " 活动 ",一人可以得到一两千元的报酬。他们觉得自己就像动物园的猴子,只是给人看的,因而戏称自己为 " 白猴子 "。导演大卫 · 博伦斯坦(人类学博士)本人就做过两年白猴子,2012 年他来到四川做人类学研究,被 Yana 在成都发掘成为旗下演员。两年之后在 Yana 的帮助下,他完成了《梦想帝国》这部纪录片。

白猴子现象最早出现在 1990 年左右的中国台湾地区,2000 年左右在北京和上海,之后向省会和三四线城市转移。

(Yana)

纪录片中,Yana 于 2010 年在重庆成立了一家外国人租赁公司,随着房地产市场的蓬勃发展,她的租赁生意也做得风生水起。

但到了 2014 年,随着房地产市场颓废,Yana 的生意也越来越艰难。被 " 国际化楼盘 " 宣传欺骗的业主群起抗议,良心受到谴责的 Yana 出让股份,退出这个行业。

Yana 的主要客户,是房地产商和一些地方政府。每次接到一单生意,Yana 就会用大巴将手下的白猴子们送到本城目的地,或周边三四线城市及其郊区楼盘做销售宣传或赛事开幕式,营造雇主想要的效果——国际化或者国际范儿。

由于他们的外国人体表特征,听起来总是很洋气的英语,以及站在身边的某些权威人物。人们几乎总是毫不怀疑地相信了。Yana 说:只要老外往那里一站,那就变了,就不是某个偏远山区房地产修的房子,那就是未来国际化的城市。

【" 国际化 " 骗局】

根据相关研究,城市国际化主要有五个标准:经济国际化水平、人才交流国际化水平、文化国际吸引力、政治国际影响力、生态发展水平。与外国人的面孔直接相关的,是第二项和第三项,直观地看,就是高校、旅游、定居的外国人多。

(房地产开业典礼上 " 乐队 " 正在演奏,大卫在最左)

一份研究报告显示,我国的省会及以上城市,只有北京、上海、广州可以称得上国际化城市,其余省会城市,处在国际化的进程或者没有进入国际化进程。

片子中主要拍摄地——重庆的国际化参考系数,甚至为负数,这意味着重庆并不在国际化进程中。其周围的三四线小城市则更谈不上国际化。

为何三四线的城市也要国际化?地产商为何要打着国际化噱头来进行销售宣传?

直接的原因是商品房积压严重,开发商急了,各种营销乃至欺骗手段齐上阵,以求自保。

根据最新统计,全国商品房待售库存面积 6.88 亿平方米,但 70%-80% 集中在三四线城市。

此外还有大量正在施工的商品房。若以 " 施工面积 + 待售面积 " 指代地产库存,至 2016 年 10 月底,商品房和住宅房(二者不同)库存分别为 80.1 和 54.3 亿平方米。以年为单位的商品房和住宅库存销售比,则分别为 5.20 和 4.02 倍。

(Yana 口中的偏远山区)

三四线城市的就业机会、公共服务不如一二线城市,人口吸引力较弱,住房需求很难出现供不应求。然而房地产商仍然盲目跟进,库存激增,只好变着花样推销,甚至请来白猴子装扮定居于此的国际友人,营造一线城市的国际化楼盘氛围,以此欺骗销售。

国际化作为一线城市诸如北上广的光环,令三四线城市人民向往,然而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化,在上述五项标准多方位、全面强势发展的基础上才可实现。三四线城市别的暂时做不到,多弄几个外国人来站台还是做得到的。

如此,在外国人很少出现的三四线城市,人们似乎也可以触摸到一线城市所具有的 " 国际范 "。尽管这是一种幻觉。

地方政府在房地产市场也扮演着重要角色。比如在一个楼盘启动仪式上,当地政府请来大卫 · 博伦斯坦,并宣布他是美国大使馆工作人员,称奥巴马总统也是非常支持这个项目。这是政府利用公信力,同地产商们一起上演的一场 " 高端/国际 " 推销表演,以求尽快消化掉库存。

【作为怪胎的白猴子】

中国现在已经全面开放二胎,到 2030 年的人口总量预计为 14.5 亿。到 2050 年,据国家卫计委的说法,那时中国的人口总量仍在 14 亿左右。

但是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 2016 年 5 月,全国县及县以上的新城、新区有 3500 多个,省会城市,平均一个城市规划 4.6 个新城或新区,地级城市平均每个规划建设 1.5 个新城或新区;规划人口达到 34 亿。

近来年,一线房地产市场的高房价、高回报率,使地产商们疯狂涌入新城楼盘开发。

一线二线城市的市场已经趋向饱和,他们便将目光转向了三四线,响应当地政府的政策号召,在荒无人烟的郊区开工大建。

(影片中的 " 空城 ")

因供远过于求,形成三四线城市待售商品房巨量库存,出现不少鬼城、空城。到哪里去找 20 亿人把它们填满?

过度规划,盲目规划,是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过度依赖所导致,也与对政府官员的政绩考核主要体现在 GDP 和税收有关。地方政府对地产商的拿地申请不做科学合理评估,而是一路绿灯。从大量需要白猴子们来为鬼城开盘吆喝,可以看出政策变态的后果。

白猴子现象,是官商合谋结出的怪胎,《梦想帝国》这部片子让人凝视一个怪胎,总会让另一些人感到不舒服。